网站首页
走进广誉远
品牌故事
新闻资讯
产品中心
战略规划
投资者关系
好孕专区
社会责任
人力资源

企业动态

面对疫病,中医药永不缺席!中医专家奔赴一线,中医药人携手抗“疫”

来源: 日期:2020-02-12 浏览:1670

2019年末,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肺炎席卷全国。举国上下从春节期间就自发加入抗“疫”当中,因为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


202012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上的重要讲话,发出了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战斗号召在寒冬里为亿万人民带来信心与力量

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先后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第三版、第四版、第五版)中,我们都可以看到一个熟悉名字“中医”,国家科研攻关专家组专家张伯礼院士也表示,中医药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治可全程发挥作用


微信图片_20200212164600.jpg



事实上,中医药防治疫病由来已久,据中国中医研究院最新编辑出版的《中国疫病史鉴》记载,从西汉到清末,中国至少发生过321次大型瘟疫。中医药与各种瘟疫展开了一次又一次的生死对决,在有限的地域和时间内控制住了疫情的蔓延,维护着炎黄子孙的繁衍生息。


中医防治疫病医案



崇祯16年(1645年),有疙瘩瘟、羊毛瘟等疫,呼病即亡,不留片刻,89两月死者数百万,10月间,有闽人晓解病由,看腿弯后有筋凸起,紫者无效,红则刺出血可活此证虽奇,夺人即速。然无非暑热毒气深入于络耳。——王士雄《随息居重订霍乱论》

道光元年(1821年),瘟疫流行,病吐泻转筋者数省,京都尤甚,伤人过多……初得,用针刺其胳膊肘里弯处血管,流紫黑色,毒随血出而愈。—— 王清任《医林改错》  

清初,医家郭右陶在《痧胀玉衡》一书中指出:“痧在血肉者则用放,放之紫黑,恶血流出,即知毒瘀于血矣”。
 
抗日战争时期,浙江义乌县崇山村遭日本飞机撒播鼠蚤导致558人死亡,只幸存10人都是靠刺血得救的。当时有人用缝衣针在肿大的淋巴结上放血后泄毒外出,终于得救。鸡瘟的时候刺翅膀出血,猪瘟的时候剪耳朵出血等,都是使用刺血疗法。

1956年(丙申年),石家庄爆发了流行乙型脑炎,疫情越来越重,周恩来总理请名中医蒲辅周把脉开方。蒲老结合运气学说,根据石家庄久晴无雨(属暑温)的气候情况,清热解毒养阴,以白虎汤,大见奇效,治愈率高达90%以上,拯救了上万人的生命。

1957年(丁酉年),北京也开始流行乙型脑炎。还是蒲老出手,从当地的气象和当年的五运六气出发,考虑到北京多年阴雨连绵,湿热交蒸,属湿温(不同于暑温)。改用白虎加苍术汤、杏仁滑石汤、三仁汤等中药方剂化裁,以芳香化湿和通阳利湿的中医思路进行治疗,使疫情很快得到控制。

1958年(戊戌年),广州流行乙型脑炎,国医大师邓铁涛针对暑热伏湿之证,同样用中药对证施治,疗效亦达90%,大大降低了死亡率,挽救了上万人的生命,且无后遗症。

2003的非典,中医治疗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在非典紧急关头,邓老站出来说,SARS是温病的一种,而中医治疗温病历史悠久,用中医药可以治好SARS。之后,邓老立马撰写学术文章,以便全国中医介入抗击“非典”时参考。临危受命,邓老在“非典”期间被任命为中医专家组组长。在他的努力下,当时所在的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共收治了73SARS病人,取得了“零转院”“零死亡”“零感染”的成绩。


微信图片_20200212164527.jpg



几千年来,中医药一直在与疾病斗争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是中华民族的宝贵遗产。以上都是中医药能有效防治疫病的最好见证!


今天,中医药防治疫病依旧有优势



今天,在新冠肺炎疫情紧迫的情况下,中医药的作用依旧不可替代,中医药人奔走在抗疫第一线,发挥着中医药防治疫病的独特优势。


微信图片_20200212164449.jpg



首批援汉中医专家、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属于“湿瘟”范畴,病程缠绵,中医同道在选方用药时尤其需要谨慎,需要重点将本病的“湿毒化热”与“热毒夹湿”区别开。热毒夹湿证,用清热解毒加祛湿之法即可。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以“湿毒”为主,对于湿毒化热、湿毒蕴热的情况下,如果贸然清热解毒,过早用上寒凉药物,必然会导致湿邪加重,会出现“冰伏”,反而影响治疗效果。所以,化湿为主、芳香化浊避秽、透表散邪、升降脾胃应当是辨证治疗的核心

国家中医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中科院院士仝小林教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病性上属于阴病,是以伤阳为主线。从病位即邪气攻击的脏腑来看,主要是肺和脾,所以在治法上,一定是针对寒和湿,治疗寒邪,要温散、透邪,用辛温解表之法,治疗湿邪,要芳香避秽化浊,这是一个大的原则

“此外,通过问诊,我们还发现大多数患者有脾胃症状,而且非常典型,如:周身倦怠乏力,食欲不好,恶心、呕吐,脘痞胀满,腹泻或便秘等。治疗时要注意调理脾胃。根据患者体质、年龄、基础病不同,感染疫戾之气有轻重之分,证候可以有所差别。”仝小林教授说道。

中国工程院院士黄璐琦:《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对中医治疗方案进行了调整和补充,增设医学观察期和临床治疗期的界定,对于门诊病人进行分层,表现为乏力、伴有胃肠不适或发热的病人,设为医学观察期。对于住院病人设为临床治疗期,根据病人危重情况分为轻、中、重期及恢复期,每一期明确处方,使各地使用更加清晰明了,并推荐尽早使用中药注射剂,以提高免疫力、缓解症状、缩短病程

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呼吸科主任苗青:经过专家研讨,我们认为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临床治疗期分为四期:即初期、中期、重症期、恢复期。各个时期的证候如下:初期为寒湿郁肺,中期为疫毒闭肺,危重症期为内闭外脱、恢复期为肺脾气虚。而中期是治疗此次疫情的转折点。一旦病人在中期这个阶段病情未得到遏制,就会恶化。我们发现一些病人的病情进展很快,如果发展到危重症期,治疗就很困难。因此,我们建议在初期和早期中医药就应当介入治疗,防止病情进一步发展、恶化


千里施援,勇担重任



捐款赠药、提前复工、加班加点、保障供应……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暴发后,医药企业第一时间行动,想方设法提供各种医药物资,驰援“前线”,助力打赢此次战“疫”。


1月23日,广誉远捐赠的首批安宫牛黄丸,由于物流受阻不能及时送达。公司紧急组织山西工厂增设武汉直通车直接运送。经过15个小时、1000多公里的奔波,捐赠物资于1月28日凌晨送达武汉战“疫”一线。



微信图片_20200212164403.jpg



截至目前,广誉远已向湖北、陕西、山西和贵州等省份的定点医院累计捐赠价值610万元药品。张斌董事长介绍,作为拥有近500年历史的中药老字号,非常时刻,广誉远努力发挥中医药独特优势和作用,让中医药惠及更多患者。
 
从古至今,面对疫病,中医药没有缺过席。在此次对抗新冠病毒肺炎的战“疫”中,广誉远将与多家医学诊疗中心一道加强研究,进一步发挥中医药抗病毒的最大效应。

携手打赢新冠病毒肺炎防控战,中医药人在行动!



400-118-1541